高仿真实为“高级假”

2019-10-23

  文/冯远明


   近日,浙江杭州下城警方在广东、湖南等地打掉一个卖假表的巨额诈骗团伙。


2019年1月,杭州市武林路某奢侈品店的店主报警称遭遇一名女子诈骗。当日女子到店出售一块劳力士手表,店主以48000元收下后经鉴定系高仿品,市价约值8500元。接警后,警方在佛山、长沙、宁乡、广州、苏州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专案组跑遍北京、上海等22个城市,已核查案件112起。 


去年起,该团伙用高仿表转卖到二手名表店骗取钱财,八千五的假劳力士骗过奢侈品店的老行尊卖四万八。累计涉案金额两百多万,四人被刑拘。 


这件事对于“复刻市场”来说,绝对是爆炸性的!对于高仿品,讲究的是仿真度。如果外观仿真度低于80%的,就是“一眼假”;仿真度90%以上的,就是“比较像,需要仔细分辨”;仿真度95%以上的,就是“需要专业人士才能看出来”。但是,像上例这位专家都看不出来,还以四万八回收了,可见仿真度之“逼真”。


高度仿制的假冒名牌货,即便不是粗制滥造商品也是不合法的。之所以长期存在乃至近年来混得风生水起,是高仿作为山寨货中的极品,无论是从用料、工艺,还是抛光、铭牌、包装等方面都要求无限接近原版,它可以以更低的价格提供与正品近乎一致的外观、不相上下的质量,这为那些想要但买不起真品的“穷人”提供了条件。


那么,在国内有哪些消费高仿货的人群呢?第一种:绝对忠粉。就是对某品牌有很深的情结,喜欢研究不同的款式,但限于个人收入原因,财力有限的人,愿意接受高仿货。第二种:完全不懂品牌,买个名牌装逼而已,花超低的价钱,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第三种:有些知名品牌产品,厂家已经停产,但款式太经典了,自己又很喜欢,只能到高仿市场寻觅。第四种:理性消费,毕竟一个人不可能把全部的积蓄都花在兴趣爱好上。


销售“超级A货”属于违法,情节严重或者销售额较大的,涉嫌犯罪。生产销售高仿奢侈品的人明知所售商品均未得到相关公司授权,系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商品,但认为自己从不出售质量不过关或是稍有瑕疵的商品,是一个良心卖家,行为并没有社会危害性。持这种观点的高仿售卖者不在少数。


北京某高校90后女生耿某,读到大二时,为了解决生计,便萌生了通过开网店销售高仿奢侈品赚钱的想法。“最早我看见网络平台上有很多人在卖高仿奢侈品,觉得这个生意比上班赚钱。”于是,耿某办理了休学手续,通过“微店”APP注册了两家网店,销售假冒DIOR、LV、YSL等9个品牌注册商标的198种商品,金额高达591万余元。经北京市门头沟区检察院依法审查并提起公诉,近日,法院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耿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20万元。


“网上卖高仿的人很多,我跟那些‘大鱼’比起来只是一只‘小虾米’,因为买家也知道这是仿冒产品,最终是以一个划算的价格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不存在欺骗……”被刑拘后的耿某一脸无辜:“一开始我在网上订货,但是质量不好,销量也不好。”为了保障产品质量和销量,2016年,耿某到广州实地考察,找到了两家皮质较好、销量不错的仿冒奢侈品厂家,并与之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拿到货源后,耿某一般加价几十元至数百元,其所销售的高仿奢侈品进价从100元到3000元不等。耿某通常利用带有被仿冒商品商标的照片、上市时间、具体型号等信息来标注被仿冒奢侈品。经查,两年来,耿某所经营网店涉案金额近千万元,耿某从中获利100余万元。


经过检察官多次法制教育,耿某终于认识到,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侵犯了国家对商标的管理制度和他人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不仅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利益,还扰乱了正常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


“逼是一样的逼,装上见高低”。高仿真是“高级假”,就算做工再好,模样再像,也不过是以不正当的竞争手段收割大牌奢侈品的品牌溢出价值,“狐假虎威,欺世盗名”谋取不法利益,从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来看,其危害更甚,不容姑息,必须严厉惩处!


高仿真实为“高级假”

高仿真实为“高级假”

高仿真实为“高级假”

高仿真实为“高级假”

高仿真实为“高级假”

维权/曝光 Products
X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