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2019-09-19

       采访/撰文:黄明  编辑:毕梓晴 罗蕾蕾

人物简介:魏素莹女士,长期倾注全力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和优秀文化传统的保护、传承和创新。现任深圳市天赢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深圳非遗生活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市非遗生活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非遗生活”品牌创办人。2019年入选“2018中国文化产业年度人物”30强(光明日报评选),并获评2018年“中国文化产业年度人物”提名人物奖。

“非遗生活”是一个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要素的产业研究、运作,品牌运营项目,主要涉及“非遗”开发、高端工艺美术、时尚产业、创意设计等发展领域。致力于打造国际化的民族文化精品品牌,借产业化保护传承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使之重新融入当代生活。

目前,“非遗生活”已实现粤绣(潮绣)、水族马尾绣、苗绣等4项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传统刺绣皮上绣”工艺创新;取得了十几个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的金奖和银奖; 累计获得了20多项产品专利证书以及图形、图案、纹样产权保护证书;代表中国进行国际文化交流;产品作为国礼赠送外宾;“非遗生活馆” 接待来自国内外众多重要嘉宾及文化艺术团体的考察学习。

近日,《商品与质量·奢侈品》(以下简称“本刊”)采访了“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以下简称“魏”),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现状以及“非遗生活”品牌的情况做了详细的分享。


本刊:我们知道当下中国的时尚消费,主流被西方的各大品牌所占领,但您却不遗余力地推广相对小众的“非遗”文化,打造“非遗生活”品牌,您的初心和追求是什么?目前取得了哪些重要的成就?


魏:创建“非遗生活”这一品牌,源起于我对于中国文化的痴迷与挚爱,以及对中国非遗传承现状的忧虑。

近20年来,我带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敬仰之心,探访了全国20多个省市,拜访了300多位非遗传承人,收藏了近万件非遗藏品。在亲历中国顶尖非遗技艺的诸多极致美好的同时,也深刻感受到中国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生存和传承所面临的巨大困难,太多的非遗项目后继无人,濒临灭绝,所谓“人逝艺绝,人亡歌息”。更多时候,听到的是他们诉说手工不值钱,手艺价值低,穷尽心智、劳心劳力却依然收入微薄,很多非遗项目陷入需求少,收入低,年轻人不愿学,传承困难的境地。

我一直认为,当一家企业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必然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纵观全球的文化消费和时尚,当下年轻人都在消费国际品牌奢侈品,当中没有一个是中国的品牌。我们的经济崛起了,中华文化也必然会复兴,我们应该要有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精品品牌。

所以我想,如果我创建一个品牌,提升非遗的文化附加值,破解非遗的窘境,就能通过产业化更好地带动非遗的传承和可持续发展。这样也能更广泛引起社会关注,更大力度、更具社会性地保护和推动中国传统文化和工艺的传承创新,使得我们博大精深的文化得以更好地发扬光大,这就是我最初做这件事情的初心和追求。

2015年,我创建了“非遗生活”,自运营以来,得到了国家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成为中国现象级的文化品牌及产业项目,成为了中国非遗产业化运作、品牌化经营的引领者,正在成长为一个以“中国非遗”为核心要素,融合文化、生活、科技的多元产业的综合性文产项目。


本刊:在一味崇尚物质文明的现代社会,太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后继无人,传承形势严峻,您认为导致这一局面的具体原因是什么?当下我们应该如何改变这种现状?


魏:非遗,中国千年文明的精髓沉淀,中国传统民族文化传承的完美载体,人类珍视的文明宝藏,如此珍贵、如此浩瀚,为什么会出现难以为继的局面?非遗的出路在哪里?

 造成这种局面的表面因素,是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工业化、现代化进程,社会大众对传统文化缺乏关注,整体漠视。深层次的因素,则是所有的非遗项目,因历史原因,都存在着不同程度与现代社会和现代人生活脱节的情况。它们在表现形式、审美观念和实用性上面,与现代人的需求存在巨大差距。具体表现为:审美不符合当代风尚,实用功能缺失,难以大批量生产,无法走进当代人的现实生活。

想明白了问题所在,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审美不符合当代风尚,那就要对它们进行二次开发和创新;实用功能缺失,那就要给它们找到符合现代人消费观念的时尚载体;难以批量生产,就要找到在保存历史的真实和尽可能多的产出之间的平衡点。这一切,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通过对非遗的产业化开发达到延续和传承非遗的目的!


本刊:过去非遗是一件件体现文化传统的产品或作品,放在博物馆里供人参观,您的“非遗生活”主张“非亲身经历而不可知的极致美好”,具体是怎么去让非遗走进生活,让人们了解非遗,感受非遗?


魏:“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我们这样说,也一直这么做。这二十几年我“上山下乡”探寻非遗传承人,在与他们沟通中会听到很多有意思、有意义的趣闻轶事。比如,你会看到很多少数民族独具特色的图腾、图案,那是他们自己民族的精神和信仰,蕴含着强大的精神力量。还有的情况是,可能他们已经家徒四壁,但是一家人会守着一件祖上留下来的老物件,嫁衣、子孙带等等,那是他们的情感依托,是他们的传承故事。

非亲身经历而不可知的极致美好”是“非遗生活”的品牌主张。「非亲身经历而不可知」是一种意识状态、感官活动,亦是一种在脑海中曾被记忆的美好感觉,是一种触动心灵、令人念念不忘的感动。这句话的背后有着许多故事,凝结了传承人、工匠之间不少有情感温度的历史印记和文化信息。我们在凝练这样一句口号的时候,有很多的感悟,所以才提出来。

另一个关键是,我们的作品都是从非遗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元素,如故事、符号、线条、造型、颜色等探索产品设计讯息,让使用者除了实际使用其功能,更可以感知到我们作品所要传达的文化内涵,得到感动与共鸣。当我跟你讲述我这件作品的含义时,这本身就是一次美好的文化体验。


本刊:当下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品牌和机构开始加入“非遗时尚”,打造“非遗新经济”。您是怎么看待非遗产业化运作以及非遗融入现代生活与消费渐成风尚?


魏:我们开启“非遗生活”这项事业的时候,市场上少有同行,可谓是“孤独上路”。 文化部一位领导感慨地送给我们十六个字:“千辛万苦、千方百计、千斤重担、千秋大业!”

如您所言,现在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品牌和机构开始为非遗的产业化和市场化增添助力,推动非遗产品生活化、商品化、时尚化和发展的可持续化,打造“非遗新经济”。非遗,以其厚重的文化底蕴,高度的参与性与体验性,正以前所未有的、广泛的社会影响力,成为一种“无非遗不潮流,无非遗不时尚,无非遗不高尚”的社会现象……

这是我们乐见的局面,欣慰之余,我们有一种由衷的自豪感。我个人认为,非遗之所以能够成为一股全社会的潮流,正是我们响应了国家的文化复兴战略。市场对我们的产品给予了极大的肯定与鼓励,特别是国际市场。可以预见,不仅“非遗生活”,所有与非遗相关的产业、品牌、企业、个人……都会有非常乐观的前景,这是中国未来的发展趋势。


本刊:中国正进入一个以文化创意带动美学经济的时代,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认同非遗产品,愿意成为“匠心好物人”,您觉得消费人群购买非遗产品的决策因素有哪些?但也有一些声音认为这会导致随意滥用、过度开发非物质文化遗产,您是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魏:我们一定要想明白,运用我们的传统工艺,或者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则是什么?一定是在尊重本源的基础上考虑创新及活化应用,一定要适应我们当代人的生活,以实用为主,一定要符合我们当代人的审美,而且有高品质。

关于非遗产品的创新研发,我们特别强调“得意忘形 中体西用”——这是一个将中国文化5000年传承背景下最绚烂、最美好元素创作转换的关键模式。源于传统,超越传统;忘其形,存其意,升其境。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要素,以国际化审美进行创作与设计,不断寻索新的、中国特色的价值符号,展示东方文化的美学,无尽深远的「意境」,层层提升,实现美善的人生「境界」,多元展示中国文化的「文化密码」。如果在做一个产品时,龙就是龙,凤就是凤,那你传导的不是一种文化而只是纯粹的复制,内涵就欠缺了。我们当代审美跟过去是不一样的,怎么用当代的形式去呈现我们的产品,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本刊:“非遗生活”致力于打造东方民族文化精品品牌,重新定义“中国概念奢侈品”,您觉得当下还面临哪些挑战?未来如何去实现这一规划?


魏:“非遗生活”作为中国的民族文化精品品牌,最大挑战我不认为是国际上的文化认同有多难,更困难的反而是我们国民对我们自己文化的认知与自信的全面提升。这是我在这几年做品牌的切身感受。基于当下我们的消费观念,还处于一个对西方品牌追随的阶段,其实他们消费的是品牌,并不是其背后的文化。

我希望作为国人,首先要对自己的文化有一个正确的认知,对自己的民族文化和民族品牌要有所保护。其次,希望大家共同关注、共同助力、共同保护,以打造百年的精神和持之以恒的毅力,坚持做下去。

我觉得这是需要全社会一起关注,共同努力推进的。我们也有这样的条件和基础,越来越多的人和各类媒体,逐渐对自己的文化有更好的认知以及更多的关注。经过一段历史时期,中国应该会产生一部分优秀的民族品牌。


本刊:有一本书《西方时尚的起源》梳理了西方时尚的发展史,也揭示西方时尚外衣下的本质——个体主义美学和诱惑美学。而中国传统文化讲究“兼济天下”的普世情怀。请您谈谈对于东方美学的价值思考?以及“非遗生活”品牌在这方面所作出的努力。


魏:这么多年的国际文化交流,我深刻体会到中国不仅是经济强国,未来一定更是文化强国。这几年在国际时装周看到各大奢侈品品牌总会出现一些中国元素,中国文化已经成为了国际潮流的一个风向标。作为一个消费大国,世界都在研究中国的消费观念和中国的市场。

就东西方差异而言,西方重在对物质与欲望的喜好,这涉及感官可见之物,成为人可欲之对象,触动人之欲望,是以自我为中心的。

但人也有一种超越自我的体验,如见夕阳西下,深广星空或沧海无际,或见名画,隽雕的视观美感,或闻弦歌妙音的听觉美感,或读诗文辞章的玄思美感,这种体会与实用毫无关系,为心灵反省自然之美或人为艺术品时的一种释放和自由体会,进一步与天地万物有感应沟通,产生永恒无限的感受。这已超出一般的感悟,是进入了智慧的「领悟」,可称为「境界之体悟」。

这正是东方哲思以及美学的独特之处。东方的文化,是一种高雅的文化。我们定义“非遗生活”这个品牌的时候,它就是一个民族的、具有哲理性的东方美学品牌。我们提供现代而又不失中国传统风骨的产品、服务与极致美好的体验,为客户带来精致、典雅、高贵、文化的享受。

为了不让珍贵的中国传统文化在这个时代走到终点,我带领团队一起踏上了“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这条充满使命感,艰难而光荣的道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矢志不移!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以信仰之心,让非遗回归当代生活——专访“非遗生活”创始人魏素莹女士

维权/曝光 Products
X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