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灵魂点化天使羽翼-希与赫本

2018-12-23

纪梵希,跨越半个世纪的传奇


2018年3月10日,法国时装设计师休伯特·德·纪梵希 ( Hubert  de Givenchy) 在睡梦中去世,享年91岁。他创立的同名品牌纪梵希(Givenchy)可以说是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传奇,他的逝世,意味着时尚界一座灯塔的熄灭,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如今,我们提及纪梵希,许多人首先想到的往往是化妆品,但关于他本人值得了解的事情还有太多太多。

1927年纪梵希出生在法国巴黎西北部博韦的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矿业大亨,家中有艺术家、雕塑家、艺术品专家,艺术氛围非常浓厚。他的爷爷喜欢搜集各种有意思的服饰,像是西服、帽子、旗子等等。幼年纪梵希经常问奶奶要一些布料来研究,也喜欢跟着堂姐去杂志店,买下几乎所有服装设计的杂志。设计方面的天赋对他日后进入服装设计领域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11岁时,纪梵希参观了巴黎博览会的服装展,了解到当时的巴黎情调以及时尚感,便没有遵从父亲的期望去学法律,当律师,而是打定主意投身时装界,要当一名时装设计师。在家人的强烈反对之下,16岁的纪梵希跑去巴黎艺术学校念书。凭借天资聪颖和勤奋努力,18 岁时,纪梵希便成了法国高级定制大师雅克·法斯的学徒,后来又师从罗伯特·贝格、吕西安·勒隆和艾尔莎·夏帕瑞丽。25岁时,纪梵希做出了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决定,他拒绝迪奥的工作邀约,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工作室(the House of Givenchy)。作为他的朋友,迪奥先生一直劝他“这太冒险了”,但纪梵希始终坚持。他说“虽然我是个新手,但此刻我内心深处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同年,他首度在巴黎推出个人作品发表会。

在当时,纪梵希设计的时装可以说是设计界的一股清流,剪裁干练,前卫又有设计感。他一出手就惊动了各大媒体,就连美国《生活》杂志都用四页特写介绍纪梵希——“纪梵希,巴黎出了位新人”。 在服装之外,纪梵希又开始了香水制作,与每一件服装都有将近200 个设计模型相似,他在香水的气味上也想穷尽所有的可能性。其超凡的才华惊艳了所有人,此后他的设计风靡全球。


提起纪梵希,总有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奥黛丽·赫本

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因为有纪梵希的设计,才有我们记忆中的天使赫本。他们相识于偶然。

纪梵希出名后,很多姑娘都被这位年轻设计师的作品征服(征服她们的当然还有纪梵希那无比俊朗优雅的外表),慕名前往纪梵希的工作室请他帮忙做衣服,其中,就有刚拍完《罗马假日》的演艺界新人——奥黛丽·赫本。那是在1953年,赫本正在为《龙凤配》挑选戏服,直接跑去纪梵希那儿敲门,说自己是赫本。纪梵希以为来的是当时很有名的凯瑟琳·赫本,还很高兴地跑去开门……“当我打开了工作室的门,发现站在面前的原来不是凯瑟琳·赫本,而是一个短发小女孩,穿着休闲裤,脸上带着顽皮的笑容,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好笑归好笑,当时正在为新一季的时装周忙活的纪梵希,并没什么心思去给小女孩赫本设计衣服。他直接拒绝了赫本的请求:“工作室成立才一年,缝纫机也只有几台,实在忙不过来哦。”没想到赫本也是个很倔的人,不给设计就不走了。僵持之下,纪梵希同意让赫本在他之前设计的旧款里面挑几件试穿。没想到,在赫本挑选戏服时,纪梵希发现“这个女孩对于时装的认知,有一种旁人难以企及的天赋”。当赫本换完衣服之后,更是无比惊艳,直接从邻家女孩秒变女神。纪梵希在那一刻才终于get到她的美。

“这衣服和她,真是绝配。”纪梵希和赫本跨越一生的情谊,就此拉开序幕。那一年,纪梵希26岁,赫本24岁。

    

赫本如愿以偿,穿着三件纪梵希设计的戏服,出演了电影《龙凤配》。第一件是肩带上有两只小蝴蝶的小黑裙,被赫本诠释得优雅迷人。因为太过经典,一直到现在,都还有大牌翻版;第二套优雅简约的套装,完美勾勒出了赫本的窈窕身姿;第三套是纪梵希手工缝制的晚礼服,华丽又不失轻盈灵动。在华服的衬托下,赫本的盛世美颜让无数影迷痴狂。《龙凤配》拿下了当年奥斯卡的最佳服装设计奖,赫本也一跃成为好莱坞最当红的明星。当赫本身穿绣有黑色花朵的白色礼裙时,在场其他女性都黯然失色。赫本高兴地对纪梵希说:“以后我的每一部电影,都要由你为我设计!”从此,纪梵希成了赫本的“御用”设计师,赫本成了纪梵希的缪斯,他们彼此吸引,相互成就。

有一种比婚姻更长久的爱,叫纪梵希和赫本 

在纪梵希眼里,赫本的女神光芒与日俱增:“赫本即使只是披着一个装土豆的口袋,也能够显露出高雅的气质。”赫本对纪梵希的倾慕也从未改变:“我仿佛生来就是要穿他设计的衣服。”两个人的每一次合作,几乎都能创作出不会被时间打败的时尚经典。

电影《蒂芙尼早餐》中,赫本在蒂芙尼橱窗边一边吃早餐一边欣赏珠宝的场景,已经成为电影史上的经典镜头。这件由纪梵希为她设计的小黑裙,也载入了时装史,成了赫本的经典形象。《谜中谜》头巾造型的赫本,在电影上映后成了带货女王,同款丝绸头巾分分钟卖断货;《黄昏之恋》中赫本身穿纪梵希一字领碎花裙,婀娜多姿;《窈窕淑女》中造型华丽的大礼帽,感觉换个人戴就很容易变浮夸,然而被赫本戴上,却显得高贵优雅;《甜姐儿》中,穿着纪梵希红裙的赫本,更是美得惊为天人。几乎在我们记忆中的每一个赫本时刻,她身上穿着的,都是纪梵希设计的作品。赫本在领取她一生中唯一一次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时,也是身穿纪梵希设计的礼服参加颁奖典礼。赫本第一次结婚时的婚纱,也是出自纪梵希之手。白色蝉翼纱面料、七分灯笼袖,腰部同面料束紧带,头戴着花环的赫本,宛若仙子。

1957年,在他们相识的第四年,纪梵希为赫本专门调制了一款名为“禁忌”的香水。纪梵希告诉赫本:这款独一无二的香水,只给你一个人用。这个名字不仅意味着在一年之内没有人能用这款香水,只有赫本能够使用,也暗指它的香味太让人陶醉,应该被禁才对。一年之后,赫本免费为其代言,将所有收入都回报给纪梵希。“禁忌”成为了纪梵希最畅销的一款香水,也成了赫本一生中用过的唯一香水。

身为纪梵希的创始人,纪梵希曾被誉为“20世纪最才华洋溢的服装设计师””。他为世人留下了无数经典的时装作品,而赫本成为了他的作品最经典、最闪耀的演绎者。就连赫本自己也说:“是纪梵希创造了我。”无论是时装还是香水还是纪梵希本人,纪梵希这几个字,几乎陪伴了赫本人生中每一个重要的瞬间。

 如果说纪梵希的设计为女神插上了翱翔的羽翼,那么赫本的神韵则激活了纪梵希泉涌的灵魂。

 纪梵希总是说:“我们之间,有着比婚姻更长久的爱。”

从少年相识到韶华逝去,直到两个人都两鬓斑白。她穿着他亲手做的衣服,和他肩并肩走过了四十年的春夏秋冬。他看着她经历了各种繁华,长成巨星,看着她经历了两次婚姻的失败,看着她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都一直陪伴在她身旁。她也看着他,从青年设计师成长为时尚界的骄傲,就连LV总裁都不得不承认:“纪梵希是让巴黎登上时尚界之巅的设计师之一。”

步入暮年之后,两个人经常并肩在塞纳河畔散步,巴黎金色的夕阳洒在他们背后,像一对兄妹,也像一对经历了世事变幻却温暖如初的眷属。当人们回看这对一生的挚友在晚年互相依偎着的照片时,无不被画面里的温馨和恬淡所打动。后来赫本身患癌症,纪梵希立刻用私人飞机将她送回瑞士,他为她准备了满满一飞机的鲜花。病重的赫本当场落泪:“只有他,还始终记得我的喜好,把我当成小女孩来宠。”

1993年1月,赫本临终前,留给了纪梵希一件大衣,说:“当你觉得孤独,穿上这件大衣,就好像我紧紧拥抱着你。” 赫本走了,纪梵希成了陪伴赫本走完最后一程的抬棺人。赫本去世之后,纪梵希仍然保存着赫本的人形模特。因为世上再无缪斯,天使折翼两年后,纪梵希宣布退休。

“赫本是上帝赐给我的礼物,我的心,我的笔,我的设计都是跟着她走的……”他说:“赫本的美,是我任何旗下的模特都不可比拟的,她让我看到了服装的新生命。” 2015年,纪梵希用最后积攒的能量,同海牙市立美术馆合作举办了一场展览,名为“To Audrey With Love”——“给奥黛丽的爱”。他将所有亲手为赫本设计的作品重新绘制,装订成册。快90岁的人还四处奔走开签售会,因为,这是他想送给赫本的最后的礼物。

赫本曾经问过纪梵希:“为什么你知道我需要这些?”纪梵希回答说:“因为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对于赫本而言:“有一些人是我深深爱过的,纪梵希是最正直的一个。”

这种爱,无关风月,却比岁月更绵长,能超越时间和生死。

如果有天堂,相信纪梵希和赫本在那里重逢了……

每一个时代都是不同的

你必须接受现实,这就是生活

幸运的是

我们曾有一段美好的过去

漂亮的服装、美丽的人和美好的回忆

                                        —— 休伯特·德·纪梵希

无论你向何方,我随你前往

两个流浪者想去看看世界

有如此广阔的世界让我们欣赏

我们跟随同一道彩虹的末端

在那弧线上彼此等待

我那可爱的老朋友 还有月亮河和我

                                         —— 奥黛丽·赫本

大师灵魂点化天使羽翼-希与赫本大师灵魂点化天使羽翼-希与赫本


维权/曝光 Products
X
展开